赤月青日• 當月亮轉為血紅時…映照出死亡與救贖的詩歌

3ok.jpg

「當月亮照向麥田」

「血腥的殺人現場,卻常常會有孩子」

「我會救你…」

初接觸《赤月青日》會有點不太習慣它抽絲剝繭、層層相扣,細膩如侯孝賢長鏡頭般的敘事步調,但請如同期待冬日中的暖陽一般,讓心靈與情緒剝除長期被快節奏豢養的慣性,掀開殘酷真相的帷幕前,好好地隨劇情蒐集拾得的線索,伴隨著詩歌旋律與主角們一同拼揍各自的人生故事。

【孩童】

「有了孩子人生就完美了」

「人生完美,但在那個女孩出現之前」

赤月青日》的劇情圍繞著孩童循線發展,女主角車友京本身就是兒童諮商師,她在誤撞死綠衣女童(實際為男童)後,綠衣小女孩便時常在她的視線或是想像中出現。車友京在車禍當時身懷著名叫陽光的第二胎男孩,這個失去的第二胎在劇中再也沒有出現,而這個孩子也可能代表著太陽被隱藏不再升起,徒留赤月與青日。

1OK.jpg

孩子的到來常常象徵著新希望與新生命的誕生,但死去的孩子與留在孤兒院的孩子、需要心理諮商輔導的孩子,卻讓美好幼嫩的生命浮現殘缺與陰影,破壞了純粹的美好。《赤月青日》的英文名就是「Children Of Nobody」,整齣劇裡孩童的意象表現,除了與成人相應對照之外,找尋、守護、救贖無人所屬關照的孩子,也透露出每個主角內心破碎卻柔軟的一方之處。

【顏色】

BOK.png

 

「月亮取代太陽轉為血紅映照著,太陽何時會出現?」

 

赤月青日》從韓文片名開始、到公開的各演員海報、劇中的場景色調對比處理,演員的服裝以及明光背景光的燈光處理,都離不開紅色與綠色系列,劇組拍攝非常用心,處處可見鋪陳與暗藏的細節。殺人現場的血色腥紅,烈火燃燒的燙紅,與不斷在友京身邊出現的綠衣小女孩,似是在陰暗處不斷提示的象徵與反照,當真相晦暗不明、疑心處處之時,青綠色的光影就如雲山霧罩般氤氳了整個畫面。

4OK.jpg
test.jpg

劇中出現的一段詩句「當月亮照向麥田」目前雖然還未抽絲剝繭得知最後的用意,但可以就月光與麥田的一些象徵來分析與理解,麥田常常象徵著兒時與家庭的回憶,而「月光下映照的麥田,是指向他溫暖的家的歸屬」。

  

【詩歌】

AOK.png

「當月亮照亮麥田,就會吃掉一個孩子」

 

詩是簡短精練的語言,也可以是種徵兆與預言。《赤月青日》很巧妙地在劇中的案發現場或是殺人情節中,以詩句作為線索的暗語及劇情的牽引點。猶記得同樣作為對比的絕佳案例是,大導演昆丁塔倫提諾的《黑色追緝令 Pulp Fiction》,兩個黑道殺手在作案前,總是會煞有其事地念一段聖經經文,表則為救贖他人,裡則為救贖自己。而《赤月青日》的詩句,以優美卻又讓人顫慄的短文,開啟無限的遐想,吃掉一個孩子?是讓他回到家或是親人的懷抱,遠離塵世的苦痛,亦或是如同麥田裡的守望者一般,希冀給予更多救贖?可能字字珠璣中越揭開掀起的,都是沉痛的真相。

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

Ponpon Kao(@ponpon_kao)分享的貼文 張貼

赤月青日》這部作品實在是很值得細品慢燉,仔細地推敲要帶給觀者怎樣的觀察路數與故事軸線。演員金宣兒沈潛且不溫不火的演技,撐起了整部劇的基調,不論劇中人物男刑警、女刑事或是兒童心理諮商師,成功的企業家與陰鬱的母親、植物人妹妹的角色,都具有各自深厚的故事背景等待觀者去挖掘。寫過《村莊:阿雉阿拉的祕密》的劇本家陶賢貞,這次是否能透過《赤月青日》,為自身擅長的驚悚推理,加上人心猜忌迷離叵測路線,讓我們繼續追劇看下去。

 

永遠記得電影《神鬼第六感 The Other》當中,妮可基嫚在大宅院房內擁抱著她的孩子們,一邊緩緩拉下窗簾,顯示著她的不願離去與深困緊鎖的苦痛。如同《赤月青日》,無論是活著的人或是死去的魂,只要心中沒有卸除,根源不滅,傷痕就無消弭的一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