拿著金湯匙尋找真愛 為你整理《卞赫的愛情》3 大看點

▲tvN 10 月新劇《卞赫的愛情》

▲tvN 10 月新劇《卞赫的愛情

業界良心 tvN 電視台 10 月中推出最新作品《卞赫的愛情》,雖然韓劇市場浪漫愛情喜劇多如過江之鯽,但《卞赫的愛情》開播前就因為華麗的演出陣容,以及出生在對的電視台(誤)而引發高度期待,可說是一部「含著金湯匙」出生的連續劇。不拖泥帶水的節奏、搞笑之中不忘推動劇情發展,也讓《卞赫的愛情》在開播後不負眾望地衝出高收視率。

 

不過除了一字排開都是讓人期待的演員陣容,以及 tvN 品質保證之外,這可不只是一部愛情輕喜劇而已!趕快來看還有什麼看點吧,免得人家都說我們膚淺看不懂韓劇! (膚淺一下不行嗎?)

 

《又是吳海英》導演 x《女魔頭征服記 (玉氏南征記)》編劇,期待值 200%↑

播出前就因「崔始源退伍後第一部作品」而掀起話題的《卞赫的愛情》,除了有高人氣高話題的男主角之外,還有屬於實力演技派的女神姜素拉,以及韓劇圈潛力股新星孔明 (不是歷史人物)。但韓劇都看了這麼久,有一件事情你知我知獨眼龍也知,無論請到的演員多大牌多會演,成敗還是要看導演和編劇。

 

卞赫的愛情》由同是浪漫愛情喜劇的《又是吳海英》導演宋賢旭執導,觀察他過去的作品如《不要戀愛要結婚》、《又是吳海英》、《愛情逆轉勝》、《內向的老闆》等,多是劇情頗為老梗的愛情輕喜劇,但到了宋導演手中卻總能拍出不同以往的特色與味道。在《又是吳海英》中,他以細膩的情感和獨特的拍攝手法詮釋這樣一部有些無厘頭、有些夢幻卻又不會過度偏離現實的故事,收視率一路狂飆至 9%,更在全韓國掀起「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土海英」的吳海英症候群。

▲2016 年播出的《又是吳海英》在韓國掀起「吳海英症候群」

▲2016 年播出的《又是吳海英》在韓國掀起「吳海英症候群」

而編劇朱賢的名字對韓劇迷來說可能多少有點陌生,42 歲的她在成為編劇之前,曾經當過 8 年的上班族,推出的第一部作品便是以上班族職場生活為主題的喜劇《玉氏南征記 (女魔頭征服記)》,雖不是「不看就會變成邊緣人」的超級話題巨作,但看過的人沒有一個不對劇情的節奏、發展及人物的刻劃讚不絕口,或許也是因為過去曾經真實經歷上班族職場人生,使她對職場的描述生動寫實、拳拳到肉。

▲描繪真實職場人生的《玉氏南征記 (女魔頭征服記)》

▲描繪真實職場人生的《玉氏南征記 (女魔頭征服記)

卞赫的愛情》播出至今,節奏掌控的恰到好處,前四集以卞赫 (崔始源 飾) 闖禍到被趕出家門自力更生為主,帶出白準 (姜素拉 飾)、權帝勳 (孔明 飾) 各自面臨的生活與職場問題,豪門不可缺少的兄弟權力相爭也緊扣著主線發展,本週播出的第五、六兩集可見到卞赫已有明顯的成長,不按牌理出牌的方式讓老爸卞江秀刮目相看。雖然劇情誇張搞笑 (演技也有點浮誇),但每一條線都不斷推進發展,且在導演的安排之下絕無冷場,不禁讓人期待起八集定律來臨時會有什麼樣的爆點。

 

 

你掉的是這支金湯匙還是銀湯匙?不,我掉的是這支土湯匙!

近年韓國掀起一股「湯匙階級論」,家世背景好的人被稱作「金湯匙」,而沒有家世背景的人只能靠自己打拼的則是平凡還有些髒的「土湯匙」。在重視人脈的韓國社會,出生在什麼湯匙的家庭,幾乎決定未來的一生。運氣好出生在金湯匙家庭可以少奮鬥十年,運氣不好生成土湯匙,那也許砍掉重練還比較快。

 

正所謂江湖在走,湯匙要有,韓國社會重視三緣—血緣、地緣、學緣,也就是用一個人首先看的是他的家世背景與血緣關係,接著看的是地緣關係,如果和上司是同鄉,那得到重用的機率便大大上升。最後看的則是學緣關係,「長幼有序」的概念在韓國社會中深深紮根,在學校與職場上前輩要照顧後輩,而後輩則必須聽從前輩的話,因此身為同一個校系出身的學長姐,自然會有需要好好照顧同校系學弟妹的想法。因此即便能力再好,只要不符合這三個條件,錄取的機率便大大降低,即使錄取進了公司,也可能會因為沒有靠山而遭受排擠甚至是職場霸凌。

▲《卞赫的愛情》劇中想買什麼就買什麼,花錢毫不手軟的卞赫

▲《卞赫的愛情》劇中想買什麼就買什麼,花錢毫不手軟的卞赫

劇中卞赫便是典型的「金湯匙」,出生在富裕的家庭,不需要承受經濟壓力,做任何事可以毫無後顧之憂且能有源源不絕的協助,甚至是闖了大禍都還有人幫忙收拾善後。一般市井小民也心知肚明,王子犯法根本不可能與庶民同罪,能做的也就只有看著新聞罵幾句舒壓而已。《三流之路》中愛羅想成為主播卻處處碰壁,並不是因為實力不足,而是因為「沒有背景」,是凡事得靠自己打拼的「土湯匙」最佳代表 (只是愛羅是支貴人運很好的土湯匙)。

 

金湯匙卞赫遇上了高學歷的打工族白準,開啟很多人生中的「第一次」,「裸退」豪門之後成為魯蛇打工族漸漸了解民間疾苦,價值觀也開始有了改變。其實這種富家子為愛下神壇走入人間的故事,韓劇中比比皆是 (俗話說韓劇中的總裁數量世界第一),在現今貧富差距日益加大、平民生活越來越苦的韓國社會看來,比起夢想自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,或許更多的人是將自己投射其中,讓劇中那個堅持自我原則,天塌下來都還能頂著的土湯匙女孩,代為稍稍撫平自己只能屈居現實的無奈。

 

先別說湯匙了,你聽過地獄朝鮮嗎?

▲《卞赫的愛情》中,姜素拉飾演完美適應地獄朝鮮社會的白準

▲《卞赫的愛情》中,姜素拉飾演完美適應地獄朝鮮社會的白準

台灣年輕人稱台灣為「鬼島」,而韓國年輕人則稱韓國為「地獄朝鮮」。畢業後順利找到好工作、領高薪看似平步青雲,其實是公司花大錢買進你的小新肝。即便進了大企業、領著帳面上好看的薪水,但加班加好加滿沒命可花,加薪的幅度追不上通貨膨脹的速度,還得為工作成為拋棄戀愛、結婚、生子、人際關係、買房、夢想與希望的「七拋世代」。貧富差距、階級不公、高居不下的失業率⋯對整個社會的絕望,成了韓國年輕人痛苦壓力的來源。

 

劇中帝勳犧牲自己的尊嚴和良心,為卞赫收拾殘局、甘為卞赫哥哥的犬馬,最終如願進入企劃組,但卻因為空降部隊的身份受盡冷嘲熱諷,無論能力再好還是會被用放大鏡檢視。反觀白準,寧可當個打工族孜孜矻矻於生活,也不願意像帝勳一樣被綁在大企業中,為了五斗米與夢想違背自己的原則和良心。覺得工作受到不合理的待遇,便能理直氣壯地為自己發聲,不必為了保住飯碗陽奉陰違,簡直是全韓國小上班族的夢想。

▲孔明在《卞赫的愛情》中飾演相信人會因職業分出貴賤的平凡上班族權帝勳

▲孔明在《卞赫的愛情》中飾演相信人會因職業分出貴賤的平凡上班族權帝勳

但這麼美好的生活終究只存在於虛構的戲劇中,對無力改變現狀的年輕人來說,與其去思考未來的人生,不如當個及時行樂的「YOLO (You Only Live Once) 族」,享受一點揮霍的小確幸,未來?生活品質?那是什麼?可以吃嗎?

 

卞赫的愛情》雖是部輕鬆的浪漫愛情喜劇,但也隱約點出了這些存在於韓國社會已久且懸而未決的問題。部分誇張的情節雖然讓人笑到流淚,但或許那也是因為跟現實人生有 87% 相似而流下的無奈淚水 (編劇:是洋蔥,我加了洋蔥)。

▲是洋蔥!我加了洋蔥!

▲是洋蔥!我加了洋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