殺害女童的兇手竟能「依法」脫罪?重量級神劇《Signal》戳破社會醜惡真相

 被大量觀眾封為神劇的《Signal》翻拍了日劇版,和韓版同樣峰迴路轉的巧妙劇情,對社會進行了毫不留情的批判。

被大量觀眾封為神劇的《Signal》翻拍了日劇版,和韓版同樣峰迴路轉的巧妙劇情,對社會進行了毫不留情的批判。

如某天突然獲得與過去溝通的管道,你會用來做什麼?會不會想把握機會,藉此挽回從前的遺憾?如果,警察能和過去的同仁連手辦案,會不會所有歷史懸案都能輕鬆破解?所有正義都得以伸張,甚至還有機會事先阻止悲劇發生?

 

翻拍自爆紅韓劇,《Signal 長期未解決事件搜查班》這部日劇就是奠基於這個有趣的設定上,以一台能夠與過去接通的神秘對講機串起劇情。故事主角三枝健人,是一位擅長分析罪犯心理的犯罪側寫師,偶然撿到一台老式對講機,竟意外和一位15年前的刑警––大山剛志通上話,兩人便開始互相交換線索,跨時空合作調查長年未破解的懸案。隨著一次次通話,過去被改變了,未來也隨之變化,兩人的命運被彼此的選擇相互牽動,引發出一連串始料未及的連鎖反應…

 犯罪側寫師三枝健人(右)意外撿到一台能夠與過去通話的對講機。

犯罪側寫師三枝健人(右)意外撿到一台能夠與過去通話的對講機。

 

揪心懸案多改編自真實事件 照見社會最醜惡的真相

Signal》並不只是一部特寫天才警探捉拿真兇、宣揚正義的爽劇,縱然對講機的設定奇幻,《Signal》卻讓人感到無比現實,正義不一定必勝,沒有絕對的完人,善良的人也可能不經意鑄下大錯、悔恨終生。透過對講機說一句話,可能改變過去、救人一命,也可能不小心毀了某人的未來。拉長時間來看,每次改變都環環相扣,牽一髮動全身。

 

編導用各式錯綜複雜的案子,一步步帶領觀者看見社會最醜惡的真相:許多案子遲遲未能偵破,不一定是缺乏證據,而是因為人的姑息苟且。一個案子之所以成為懸案,除了搜證艱難外,阻撓破案的有時候是更巨大、難以撼動的社會結構。

 

更令人揪心的是,劇中許多案件的原型都來自韓國的真實事件,其中不乏至今仍無法偵破的著名慘案,例如「華城連環殺人案」和「密陽集體性暴力事件」等等。編劇大膽碰觸真實的兇案,將受害者從檔案中冰冷的統計數字,復生為有血有肉、和你我一樣努力生活的人們,令所有觀眾看完並得知真相後,都感到加倍切身、心痛,甚至重新開始挖掘過去事件的真相,跟著劇情一起探問: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未結案一再產生?我們能挽救嗎?以後又該如何避免?

 《Signal》巧妙融入了許多韓國真實發生過的案件,真相的殘酷往往令人震撼。

《Signal》巧妙融入了許多韓國真實發生過的案件,真相的殘酷往往令人震撼。

 

冷血罪犯殺害女童 卻因追訴期已過而無需付出代價

「法律追訴期」是《Signal》首先檢討的問題,韓國過去法律規定殺人罪的追訴期為15年,只要過了這個期限,即使兇手落網也無需受到任何法律制裁。劇中就以一件女童撕票慘案,凸顯出這條法律的荒謬。

 

先是描述部分警察因追訴期將至而動力缺缺,想草草了結此案,因為拖過去就可以封存檔案不用再調查。接著聚焦受害女童母親長年煎熬,卻未能盼到兇手因相應罪名伏法而幾近崩潰,不甘心的狂吼著:

「那是殺了我女兒的人,為何卻不能用那個罪名逮捕他!」

 

而三枝卻只能站在一旁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眼睜睜看著受害者家屬絕望跪地,卻束手無策。編導不用任何台詞,就以這幕深沈的痛苦凝視,狠狠刺穿追訴期制度的缺陷,對於法律做出了最嚴正的批判。

 

警界愛面子 不願認真追查懸案、承認當年疏失

編劇第二刀劈開的是警界的迂腐,懸案小組在警局裡是個吃力不討好的職位,除了搜查懸案本就難有突破、受害家屬多不願再談之外,重啟調查難免要檢討當年警察的疏失,在極重視長幼階級的警界,要質疑權威前輩更是難上加難。上級想隱瞞事實、冷處理案子輕而易舉,三枝和大山即使看出案情不單純,卻常常苦無權限插手調查,錯過黃金時間,留下遺憾。

 

 大山刑警(中)滿腔正義熱血,卻常常受制於警界僵化的體制,趕不及挽回悲劇。

大山刑警(中)滿腔正義熱血,卻常常受制於警界僵化的體制,趕不及挽回悲劇。

另外,許多懸案之所以棘手,是因為它們被警界視為難堪污點,極力掩蓋。懸案小組重啟調查等於是讓污點再度浮出檯面,一不小心就會提醒民眾,過了那麼多年警察還是抓不到犯人,觀感實在不佳。為了避免無能被凸顯,劇中許多警察都把懸案小組視為麻煩,不願配合偵查,寧可留著真相未明,甚或冤枉無辜的人,也不願多惹麻煩。警界文化竟成了阻撓調查的幫兇,實在諷刺。

 

財閥與警界勾結 富人犯罪付點錢就能草草了事

劇中最令人心寒的大概就是財閥與警政界的勾結,富公子犯了罪能靠後台胡亂結案,賄賂警察輕易脫身,沒錢沒勢的人被當成代罪羔羊、家破人亡都沒人在乎,腐敗的警方甚至為了協助金主湮滅證據無所不用其極。

 

某次大山刑警破了案,卻因犯人身份顯赫而被長官壓下,在一次通話中就痛苦的問著三枝:「你那裡也是一樣嗎?那裡也是個只要有權有錢,就能為所欲為的世界嗎?都過了20年,應該多少有些改變了吧?」

 即使掌握了證據,正義還是難以伸張,令大山和三枝感到十分挫敗,痛苦不已。

即使掌握了證據,正義還是難以伸張,令大山和三枝感到十分挫敗,痛苦不已。

 眼見富公子周圍簇擁著各式鞠躬哈腰、假笑盈盈的跟班,面對依然未解的現況,三枝難堪到連一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口。

 

既然難以撼動不公的社會 我們這麼努力還有意義嗎?

種種殘酷的社會現實,讓滿腔熱血的大山刑警充滿了無力,也讓三枝明白為何有了改變過去的能力,卻仍然挽救不了悲劇。難的有時候不是案子本身,只要不公義的制度、警界文化、社會結構一天存在,未結案就很有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。

 

「我們做這些事情有意義嗎?」三枝忍不住問了大山。

「改變社會是很難,但這對講機給了我們一個機會。與其什麼不做而後悔,我寧願做了再後悔。」

 

縱使對這個社會很失望,編劇還是在最後,透過大山之口給了眾人一絲希望,並再度重申抵抗不公之必要。

 

 三枝的長官櫻井刑警,和大山抱著相同的信念,只要有一點機會,就該去嘗試。

三枝的長官櫻井刑警,和大山抱著相同的信念,只要有一點機會,就該去嘗試。

《Signal》編導的野心宏大,光是複雜的時空切換和緊湊劇情就已夠讓人叫絕,兩位主角的默契和真摯情誼更是催淚,但最厲害的可能還是劇中對於社會的批判,像手術刀一樣毫不留情,冷靜銳利的劃開韓國社會的腐敗膿瘡,從不同角度檢討懸案的病灶,成功讓韓國掀起討論昔日懸案、社會弊病的聲浪,也讓日、台觀眾在一旁看得心有戚戚焉。

 
原文來自:風傳媒


👉 更多 爽度100、燒腦100、虐心100 的暗黑好劇 in KKTV


👉 KKTV好粉送好康